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的道侣天下第一_ 39.进入琼仙宗-

时间:2021-04-08 18:2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清尊小说我的道侣天下第一 39.进入琼仙宗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覃明等人,自得了剑三传承后, 行走在森林里, 多以剑三门派来战斗, 但是, 在帮会领地休息时,林大侠会教他们一些基础功夫,其中, 一套基础拳法, 所有人都学有所成。因此, 在没有剑三门派加持的情况下, 他们围攻一个炼气七重的修真人士, 不但没有落下风, 还势均力敌。

    “卞离,唐笑,攻他下盘。”覃明喊道。

    “林凛正面攻击, 聂封攻他背后,小心, 他想发招。”

    “散——”

    所有人一听号令,不约而同地后空翻, 退出三尺远。

    灰袍人一惊,自己的攻击居然落空了!怎会如此?不过是一群没有灵力的凡人,为何会如此厉害?正思索着, 小孩的攻击又到了。

    这段时间的配合, 十人俨然成了一个有默契的小团队, 从杀帮会野猪起,覃明指挥有道,其他人都习惯了他的指挥,便认他为团长。

    覃明确实有指挥才能,他观大局,迅速分析利弊,调遣队友配合,具有临危不乱的救场和审时度势的能力,这一点,其他人都是佩服的。

    覃明的这个能力,可以说是在剑三里培养出来的。他加入师兄的帮会,从菜鸟一跃成为一团的团长。只要有他指挥,全服副本首杀通关不成问题。平时看着大咧咧的人,一旦进入指挥角色,便异常冷静,虽然经常嚎麦,但那只针对新手菜鸟,对于拖后腿的人,太温柔了人家不当回事,多骂几次就学乖了。当然,每次打完副本之后,他都会在麦上向那几个被骂的菜鸟道歉,菜鸟们哈哈一笑,丝毫不介意,毕竟若他们不停出错,让众人团灭,更罪该万死。

    覃明在剑三时,帮会还送给他一个称号,叫吉祥宝宝。为什么取这名呢?因为只要有覃明所在的团队,不管大小副本,全都畅通无阻,一帆风顺,因此,帮会的人笑称他身带吉祥,加上他在剑三里表现的性格有些二,众人笑称他为吉祥宝宝。

    当时覃明也很郁闷,好似他长不大一样。他虽然从高中玩剑三到大学,从少年过度到成年,但还不至于那么幼稚吧?但是,很多人,在网游里的性格,与现实里有反差萌。有些人在游戏里贱到不行,现实一见面,那叫一个斯文。

    言归正传,灰袍人的攻击落空了数次,手臂被刺了几剑,背后挨了数拳,下盘一直被攻击,无法稳住身形,不禁心急如焚,产生了一丝危机感。

    炼气七重,竟敌不过几个凡人孩子,若被同门知道了,岂不被人耻笑?

    “林凛,击他左手,这家伙要掏法器。”覃明眼尖,看到他想摸储物袋,便立击喊话,灰袍人一惊,林凛的剑便已到了。

    灰袍人急忙用右手的剑一挡,躲过了林凛凌厉的攻击,身影一闪,往后退去。

    “小池,扇子。”覃明叫道。

    金小池早等在灰袍人的后面,扇子一扇,一道劲风袭上他的背,灰袍人错愕,狂风大作,他腾空而起,险险躲过风刀,手再次搭上储物袋,神识一动,想取出法器,却不料凤琰突然飞来一脚,将他踢飞出去。

    “干得好!”覃明拍手称快。

    凤琰这一脚可不轻,灰袍人被踢得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远远地倒飞出去,撞上了琼仙宗的大门,与那光膜来了个亲密接触。

    光膜似有弹力般,在灰袍人撞上它后,又将灰袍人弹了出去,灰袍人趁机翻了个跟斗,跳至地面,稳住身体,他手握剑,脸色阴沉地盯着围住他的小孩。

    这些小孩是怪物吗?为何如此难对付?尤其是那个穿法衣的矮个小孩,声音清脆,却全数看出他的破绽,太可怕了!

    “你快将信符还于我们。”覃明冲灰袍人喊。

    灰袍人冷喝一声。“小子,太嚣张!”

    他调动身体里的灵气,长剑一抖,直击覃明。

    “小心——”林凛喊了一声。

    覃明早有准备,在灰袍人攻来之时,他身子一矮,在地上翻了个滚,回身一个旋腿,直攻灰袍人的下盘,灰袍人怒不可遏。下盘不稳一直是他的弱点,竟被这小孩看破。

    凤琰如闪电般地移至覃明身边,伸手一把捉住灰袍人的手腕,在他惊惧地瞪视下,一捏一扭,灰袍人痛苦地皱了五官,手上的剑“当——”地掉在了地上。

    凤琰脚一挑一踢,那把剑刹那间到了他的手中,灰袍人瞳孔一缩,从凤琰手中挣脱而出,心中惶恐,他甚至忘了自己是修士,竟被凡人孩子攻击得无还手之力。

    聂封看准时期,法剑划出一道剑气,直接破了灰袍人的防御,灰袍人捂住流血不止的手臂,四面受敌,无计可施,他冷汗直冒,边打边退,往大门退去,想逃回琼仙宗。

    “别让他跑进门!”覃明一喊,灰袍人心一惊。

    竟被这小子看出他的退路!

    他心里恨得咬牙。

    卞离自从玩了明教后,身法更快,甚至喜欢隐藏自己的气息,当灰袍人快退到大门时,却看到一个小孩,手执摇铃。

    卞离一晃铃铛,铃声化为无形的旋律,缠绕上灰袍人。

    此铃铛不但对妖兽有用,对人同样有效,并不是所有人听到铃声皆会迷惑,而是由执铃者的意念控制。这还是卞离多次试验摸到的窍门。

    此时,灰袍人听到一道刺耳的铃声,浑身一震,他的行动迟钝了,几个穿法衣的孩子拳打脚踢,全部击中了他,覃明纵身一跃,在半空踢出一脚,灰袍人的脖子竟被他踢中,灰袍人扭着脖子,痛苦地瞪视他,覃明挑衅地咧嘴。

    林凛和聂封的剑一前一后夹击,灰袍人躲不可躲,只感到死亡的危险。

    “住手——”

    一道洪亮的声音骤起,所有攻击中的小孩被一道强劲地灵力给弹开了。

    覃明刚踢完人,身形还在半空,被那道灵气排开,身体一歪,失了重心,凤琰顺势伸手抱住了他,将他带进怀里,退了数步。

    灰袍人吓得两腿打颤,看到来人,他面上一喜。

    “刑德师叔!救我!”

    高大的沙胡男子,身后带了两名炼气弟子,出现在琼仙宗的大门前,一脸严肃地扫视门前的众人。看到灰袍人一身狼狈,再听他的话,冷哼一声。

    “丢人现眼的东西。”

    灰袍人浑身一震,缩起肩,大气都不敢啃。

    众小孩聚到一起,站在覃明和凤琰的身后,神色萧肃地望着突然出现的人。

    “尔等何人,为何在琼仙宗大门前,围攻守门人?”刑德锐利的眼睛盯着众小孩。

    覃明皱眉。不知这家伙与那灰袍人是否一伙,若是一伙,他们便是有理也说不清。

    凤琰上前一步,拜了个晚辈礼。“我等乃琼仙宗在凡间挑选的灵根苗子,手执星象阁古管事的信符,特来入门,却不知这位守门人收了信符,却不让我等进入。”

    刑德闻言,大皱眉头。“新弟子入门大典早已过了,何来的灵根苗子?”

    凤琰也不废话,他手一番,递上引路牌。

    刑德神识一扫,诧异。“确实为琼仙宗的引路牌,其上余留神识竟是萧师弟?”

    他身后的两名炼气弟子惊讶地问:“可是萧飒师叔?确实许久不见萧师叔了。”

    “不错。正是萧飒。”刑德略疑惑。“宗门并未潜派萧飒去凡间挑选灵根新弟子,为何尔等手执引路牌?萧飒人呢?为何不曾与你们一起回来?”

    覃明几人听到沙胡子男人的话后,面面相觑。

    什么情况?

    他们的引路仙人,叫萧飒,但宗门并未派他去凡间挑选新弟子?可若是如此,他们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当时还有一百多人随仙人的宝船,穿越天命山,遇到巨鬼,仙人差点陨落,只保下了他们这十来人。

    凤琰握住覃明的手,淡定地将事情的经过再次叙述了一遍。

    刑德神识一扫眼前的十个孩子,惊讶了。这些孩子之中,有个别的灵根灵体都不同凡响,是难得一见的奇才。

    “你道有古管事的信符,拿来我看。”刑德道。

    覃明手一指,脆生生地道:“我们的信符被守门人拿走了。”

    刑德询问灰袍人:“孟海,可有此事?”

    灰袍人孟海捂着伤口,摇了摇头。“师叔,绝无此事!这几个孩子一过来,便对弟子拳打脚踢,哪有什么信符?”

    覃明张了张嘴。若是往日,他早骂出声了,近日被凤琰管束了,已经改了许多。然而,听到这个孟海睁眼说瞎话,是个人都要气吐血。

    李飘渺是个忍不住气的,她叫道:“胡说,我们都说了来由,也交了古管事的信符,他收了信符,却不分青红皂白地攻击我们。”

    “我们只是些凡人孩子,为何要主动攻击你?”林凛抱剑冷。

    “不错,若不是你先动手,我们怎会反击?”容聂封道。

    “这便是恶人先告状。”金小池道。

    孟海被几个孩子你一言他一语的,说得哑口无言。

    覃明暗道可惜。可惜这里没有监控,更无摄像头,这要是在现代,打开监控看一看便知了。

    “孟海,他们说得可是真的?”刑德问。

    孟海冷汗直冒,心虚得不行。

    琼仙宗的守门人原就不只一人,筑基师叔带三名炼气弟子,三日换一次。今日刑德师叔有事,便带着另外两人去办事了,留他一人守着门。也是仗着刑德师叔没那么快回来,他方藏了私心,想在白师叔那讨点好处。

    如今被抓了个正着,这些小孩也不是省油的灯,他百口莫辩,万一查起来,吃不到好果子。然而,绝不能让刑德师叔知道他私藏了古管事的信符,否则——

    “师叔,并无信符,弟子绝不可能撒谎,若真有古管事的信符,怎能不带他们进去?”孟海低着头,语气委屈。

    覃明皱眉。

    信符被这人收了,只要他不承认,他们就没有办法。他们起争执,乃是为了信符,信符没了,他们便成了无礼之人。

    “你们如何说?”刑德问众小孩。

    “信符在他储物袋中。”唐笑一指孟海腰间。

    刑德看向孟海。“将储物袋给我。”

    覃明等人松了口气,只要查一查储物袋,便知有没有信符了。

    孟海顿了顿,解下储物袋,交给刑德。

    刑德用神识一扫,眯了眯眼,将储物袋丢还给孟海。他厉声问覃明等人:“他储物袋中并无信符,尔等所言不实。”

    “怎么可能没有?”覃明不解。他明明看见这家伙收了信符,塞进了自己的储物袋中。

    林凛道:“江湖伎俩。”

    “你的意思是?”覃明恍然。

    林凛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这个叫孟海的人,收了信符后,只在储物袋上一抚而过,看似塞进了储物袋,其实并未放进去。

    打了个晃眼,覃明等人皆被骗过了。

    找不到信符,他们便成了说谎的人。引路牌,又来路不明。为何那个叫萧飒的引路仙人,不是正式的引路仙人?

    这都叫什么事?

    黄子葵有些急,她道:“若无信符,我们便不能进琼仙宗吗?”

    “琼仙宗不收品性不洁者。”刑德道。言下之意,便是他们若手执引路牌,并无问题,但因与守门人起了争执,又打上了,虽事出有因,但需占个理,无理者,琼仙者自然不会收。

    “欺人太甚。”覃明磨牙。他抬头看凤琰,想问问他是否有法子,若进不了琼仙宗,他们这么多天的努力都打水漂了。

    为着一个信念,坚持了那么多天,好容易来到琼仙宗,却被拒之门外,怎能咽下得这口气。甚至,他们这些孩子都会感到茫然。

    凤琰的手在腰间一摸,自储物袋中取出一物。

    “我这还有一份古管事的信符。”他语气冷静,丝毫不见紧张。

    不但刑德和他身后的三个弟子惊讶,便是连覃明等人也被惊到了。

    什么情况?

    凤琰手中为何还有信符?

    “拿来我看。”刑德道。

    凤琰将之递给他,刑德神识一扫信符,拧眉,他低头打量凤琰,最后,将信符还给了凤琰。

    “你等跟我来。”刑德道。

    众小孩面上一喜,覃明更是抱住凤琰的手臂,不可思议地轻声追问:“为何信符在你手中?”

    “离开星象阁时,我向古管事要了两份信符。”凤琰道。

    覃明咋舌。

    难道……他早就料到今日会有这么一出,所以向古管事多要了一份信符?

    而刑德也奇怪,看了信符后,竟不再为难他们,反而一道剑气,打在了孟海的身上。

    “仗势欺人的狗东西。”

    孟海腿一软,跪在地上。“师……师叔……弟子……弟子没有。”

    “你自己心里清楚。”刑德不再理他,让十个小孩跟他们进琼仙宗。

    众小孩如获重释,望着庞大的宗门,眼睛一热。

    终于,他们要进入琼仙宗,即将踏上修真一途。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