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牧铭记忆录_ 第二章 初识小玉表妹-

时间:2021-02-24 00:1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牧铭人小说牧铭记忆录 第二章 初识小玉表妹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第二章    初识小玉表妹

    清晨,当天色还是一片朦胧的时候,一辆马车匆匆的跑在无人的街道上,车厢里坐着一位穿着朴素相貌端庄的妇人,身旁靠着一个乖巧伶俐的女童。这名女童时不时的转身拉开车窗上的帘子往外探望,而妇人并没有阻止,只是一脸的凝重之色,似乎是在想着什么极其重要事情的样子。

    转瞬间,这辆马车就停靠在一座城楼外,关闭的城门两旁分别站着一队手持长戈的铁甲侍卫,正一动不动的处在那里。而一个身穿宫装的太监见城门口来了辆马车就急急忙忙的跑了上去,正好碰巧遇到那名相貌端庄的妇人领着女童下了马车便朝着她们弯腰拱手的问道:“敢问是戚夫人吗?”

    “自然是的。”说罢,便从腰上掏出了一块黄色令牌递给了那个前来询问的太监。

    太监接过令牌稍稍的打量了一会就确定的说道:“戚夫人请随我来,我家主子马上就要起来了。”一边说着一边将她们娘俩往城门口引去。

    来到守门的将领身前处正要往外掏什么的时候,那个守门将领就展颜微笑道:“杨公公,你常常为皇后办事,自然是信得过的,信的过的。”并伸手示意打开城门。

    “我说韩将军,现在正值多事之秋,还是按宫规办事的好。”说完便从怀里掏出了一枚通行令牌。

    “杨公公教训的是,教训的是....”

    就这样,戚夫人一行人在这位杨公公的带领下走进了城楼之内往后宫赶去。

    “启禀娘娘,戚夫人到了。”一名丫鬟进门说道。

    此时正在梳妆台跟前打扮的美貌妇人闻言就站了起来,转过身朝着那名丫鬟高兴的说道:“快,将她带到翠玉轩。”

    吩咐完之后,那名丫鬟就答应一声并退了下去。那位美貌妇人回过头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嘴里念叨着“太好了...瑶儿,我们差不多十年没有相见了。”

    后宫另一个间屋子里,戚夫人一脸为难的问道:“只是见我,我家玉儿不能随我一起前去吗?”

    “娘娘吩咐的,奴婢岂敢造次。”那名传话的丫鬟低着头一脸恭敬的如此回道。

    沉默了一会,戚夫人就叹了一口气朝着声旁的女童安慰道:“娘亲先过去,玉儿乖乖在此听话。”

    只见那个女童乖巧的应了一声,戚夫人就转身跟着宫女一行人朝着翠玉轩走去。

    到了翠玉轩,两姐妹一见面就激动的相互拥抱在了一起,眼角边竟忍不住泛起了泪花。过了许久,那位王后娘娘才将戚夫人扶起,并带到座位上坐好,而自己也坐在其身旁处,两个人双手紧握的攀谈了起来。

    起初聊的是家常,渐渐的戚夫人就将话题开始转向了她此次前来最为关心的。

    “姐姐,大王此段时间怎么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我听夫君说似乎跟那个从深山里来的人有关。”

    “瑶儿,这件事可说来话长啊...”王后理了理思绪便紧接着解释道:“那个人开始以使节的身份带着众多山里的牲口来求见大王,此事应该众所周知,所以很多人都怀疑那个人其实就是从深山里来的。大王平时闲来没事就接见了他,结果他们俩人聊了没多久就让所有大殿里的人退了出来,并下令封锁了关于这个使节进殿之后的所有消息。大王和那人在殿中竟足足聊了有两天两夜之久,出来之后不召文臣反而召来了武将,宫里的守卫也开始比以往多了数倍。”说完就直勾勾的看着戚夫人。

    戚夫人似乎是看出了王后眼神里的意思便把外面的情况向她描述了起来:“现在外面正在闹变革,起初不服之人大有人在,结果抓的抓、死的死,当白季一族一夜之间惨遭灭门之后就再也没有哪族出来反对大王的变革了....。”

    听到这里,王后惊叹道:“白季一族?可是我们昊国三大族之一的白季一族!竟被.......”

    戚夫人一脸严肃的朝着王后点了点头,而王后此时便哑口无言了。

    过了半晌,戚夫人便说出了此次前来的目地:“我夫君一直以来都是效忠于大王的,也是支持变革的,请姐姐一定要代为转告啊。”

    “瑶儿,你放心。大王这边姐姐自会去说的,你无需担心。”说完便轻拍了两下戚夫人的手,以示安抚。

    戚夫人长出了一口气,紧接着说道:“有姐姐的这番话,瑶儿这下放心了。”

    (二)

    就在王后与戚夫人交流宫内外信息的时候,后宫门口外突然走进来一位身穿黄袍腰缠玉带的小王子,一副傲气凌人的样子,身后紧随着四名公公,所有后宫里的侍女见到他都恭恭敬敬的停下来向他行礼问安。

    当走到其中一间屋子门口的时候,那个小王子便看见了戚夫人所带来的那名女童,只见她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双手拖着下巴,一脸等候的不高心的样子。

    “你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你。”小王子不禁朝着那名女童如此问道,一双眼睛朝其不停的打量着。

    女童闻言便抬起头看了小皇子一眼,见他正看着自己便害羞的低下了头站了起来回道:“我叫小玉。”

    “小玉?...你是宫里的吗?”小王子一脸怀疑的如此问道。

    “是娘亲,娘亲带我来这里的....”

    “你娘亲...?”小王子突然想到昨晚母后所提到的姨娘,便试探的问道:“你听过白色大蛇和然女树的故事吗?”

    小玉低着的头慢慢的抬了起来,一双明眸愣愣的看着那名小王子,而后说道:“你也听过这个故事吗?”

    小王子神气的回答道:“那当然,不过我还是喜欢那只小鹿.....”

    小玉听到这里便展颜微笑了起来,起初的害怕似乎此时已然消失不见,气氛也随之变得活泼了。

    就在那一瞬间,小王子对那个朝着他微笑的小玉表妹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喜爱,似乎在这世上只有她才能让自己觉得所过的每一天都是那么的开心、那么的有意义的....或许,是被她的微笑给俘获住了。

    “你怎么了?”小玉朝着那名小王子歪着个头问道。

    这回竟轮到小王子害羞的低下了头,眼睛不敢再往他的小玉表妹脸上看了。

    小玉见此,开始觉得奇怪,不过马上就伸出一只芊芊玉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并“咯”“咯”地笑了起来。

    “你应该是昊焱表哥吧,我听娘亲经常提到过你,这回总算见到啦.....”

    昊焱闻言抬起了头看着眼前那个乖巧伶俐的小玉表妹,不禁结结巴巴的说道:“小...小玉表妹,我...我...这...还是第一次见...见到你。”

    此时,站在昊焱身后的四名公公小声的相互议论道:“除了大王,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小主他居然会对其他人说话结巴。”

    “而且还是个女童,你说奇不奇怪...呵呵...”

    昊焱似乎此时已经注意到自己的失态了.....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心境稍稍平静之后,便朝着身后站着的四名公公扭过身去看了一眼。顿时,小声的议论声立马消失了,而这四名公公个个都低着个头,连呼吸都怕被听到的样子。

    见身后的四名公公老实了便回过了头看着小玉,见小玉也有些害怕的一脸无辜的表情,昊焱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来握住了小玉的手说道:“不要怕,表哥只会保护小玉,不会伤害小玉的。”

    见小玉乖乖的点了点头,昊焱便问道:“小玉渴吗?我母后这里有西梁国进贡的米梁酒,很甜...很好喝的。”

    小玉乖巧的点了点头之后,就随着昊焱来到了另一间屋子,推开屋门,昊焱就带着小玉走了进去,而身后的四名公公在昊焱的示意下并没有一同进去,只能是在屋门外静静的守候着。

    来到了靠窗的一张长桌旁,昊焱踮起脚尖的从那张长桌上双手取下了一个精致而又光华的酒坛子,这个酒坛子的盖子其实就是一个雕工精美的碗,是用上等的翡翠玉石所制。打开盖子,一股浓郁的稻谷香气扑面而来,站在一旁的小玉闻到此香味后便朝着这个酒坛子凑了过去。

    昊焱见此微微一笑,并倒了满满一碗米梁酒给小玉,小玉双手接过这碗米梁酒就开始喝了起来,不一会儿,这碗酒竟全部一滴不剩的喝完了。

    见小玉喝完此酒过后,舌头不停的在紧闭的嘴中蠕动,并发出“吧嗒”“吧嗒”的声响,一副回味悠长的样子,昊焱见此,便又倒了一碗给小玉。小玉接过这第二碗米梁酒后又开始喝了起来,不过这次喝的非常的缓慢,似乎是在细细的品尝和享受着。

    过了一会儿,小玉红着个脸把翡翠玉碗交还给了昊焱,而自己却摇摇晃晃的,一副站不稳的样子。昊焱见此立马将碗放到一边,便上前去搀扶,而小玉却一头倒在了前来扶自己的昊焱身上。

    看着怀里的小玉面颊杏红,一副柔弱无力的样子,昊焱情不自禁的将鼻子凑上去闻着小玉身上散发出来的女儿家的幽香,但最终由于体力不支所以只能将小玉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坐好,而自己也坐在小玉的身旁处,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小玉。

    直到门口有人传话说,戚夫人要带这名女童回去了,昊焱才打开屋门招来几名宫女将熟睡中的小玉抬走,而自己却一直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体味着自己从未有过的复杂感觉......

    “怎么有米梁酒的气味,焱儿又在偷喝此酒了对吗。”不知道过了多久,从门外走进了一位美貌妇人,正是王后。

    坐在椅子上的昊焱扭过头,眼巴巴的望着王后问道:“母后,小玉表妹能常来宫里玩吗?”

    王后闻言一愣,然后想到了什么便微笑的回答道:“那要看你父王的意思了,只要你父王愿意,就算让小玉长住于此也是无碍的。”

    “那还是算了,父王他不是让我学这就是学那,岂会体会我是否喜欢.....”

    “只要焱儿真的喜欢,母后定会促成你们在一起的。”王后抚摸着昊焱的头如此说道。

    昊焱听到皇后如此一说便高兴的蹦了起来说道:“母后,焱儿真的很喜欢小玉,让小玉明天再进宫里陪我玩好吗。”

    王后却一脸苦笑的回道:“焱儿有所不知,母后与小玉的娘亲已有十年未曾相见,若不是以此为由,你父王也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她们娘俩脸进宫与我姐妹团聚。”

    “那我岂不是也要等十年.....”

    还没等昊焱把话说完,王后就笑着打断道:“还有六年就是该你选立王子妃的年纪了,到时候母后自有安排的。”

    “六年....”

    对于昊焱来说,这六年实在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岁月。

    (三)

    从此以后,昊焱过着度日如年般的生活,无论在做什么,脑子里都会浮现出小玉的身影,挥之不去,却又无法触碰,使自己无法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去,像这种煎熬实在使他难以承受。

    昊焱常常会跑到王宫外围的城楼旁往外面的世界眺望,不久就发现守城门的将领当中只有那个韩将军老是向自己投来殷勤的微笑。再回想起这段时间每日向他的父王请安都被拒之门外,据父王身边的陈公公解释,他的父王是因为有诸多的政务要处理所以才无暇接见的。

    这让昊焱脑海当中忽然闪过了一个冒险的想法。

    次夜,王宫的城楼大门处拦住了四名正要外出办事的公公,而此时的守门将领正是那名韩将军。

    韩将军扫了他们一眼就不耐烦的嚷道:“有没有大王赐下的通行令牌,有的话赶紧拿出来!”一副没好气的嘴脸。

    “韩将军”忽然站在后面的其中一名公公抬起头朝着他如此称呼到。

    韩将军一愣,便提起灯笼朝着那名公公照去。

    “焱...”韩将军机灵的闭口不言了,因为他知道既然眼前的这位嫡长子王子焱如此装扮出宫,自然是不易声张的。

    起初一脸示好的韩将军,似乎想到了什么便朝着昊焱正色说道“还是请四位公公回去吧,如今外面可不太平啊。”

    “韩将军,可否借一步说话。”假扮公公的昊焱如此说道。

    韩将军想了一下,便领着昊焱到了一旁没人的墙角处,而后朝他单膝着地,双手抱拳的跪下参拜了起来。

    昊焱立马扶起半跪着的韩将军说道:“将军不用如此,今我有一事不得不相求于将军,还望将军成全。”

    韩将军一脸的为难之色,其实不用等这位小王子说什么,而自己已然猜到其会相求何事了。

    昊焱见这位韩将军这副表情,那么自己所求之事多半没戏.......忽然他想起了一直教他功课的梁太傅所说的一句话: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不知道韩将军对日后的大将军一职是否感兴趣啊。”

    韩将军一脸惊讶的望着昊焱,沉默了半晌,便恭敬的回道:“我韩遂无功无家世,不敢奢望大将军一职,但求日后小主能用的着在下的时候。”顿了顿又脸现为难的说道:“但小主你若不在宫里的话,第二日便会被人知晓,而我们这些守城门的这帮兄弟们一定会被大王问罪处死的。”

    昊焱听完韩遂的为难之处便正色说道:“我既然想要出去,就已经事先做好了准备,你只要放我出城便是,其它无需担心什么。”

    闻言之后,韩遂沉默了。但时间容不得他再多想什么,于是就一咬牙答应了下来。

    见这位韩将军答应了,昊焱脸上露出高兴之色,并许诺他日后会如何,如何......

    可韩遂却并没有因此感到欢喜,毕竟这也要等他有命来享用这些才可以啊。

    沉默了半晌之后,韩遂双手一抱拳的说道:“还请小主换上我等守城将士的衣服吧,待明日卯时换班之际,可随我们一同出宫离开。”

    “若深夜到访,似乎有失礼数....”昊焱轻声自语道,而后便同意了这位韩遂将军的安排。

    (四)

    “这就是戚夫人家吗?”一位身穿普通百姓服饰的小男孩站在一家宅院大门外如此问道。

    而其身后侧一位身材略显魁梧的中年人闻言便双手抱拳恭敬的肯定道:“是的小主,就是这里。”

    话音刚落,那个小男孩便转过头朝着那名中年人说道:“韩...你不必如此,如今我只是一个普通之人而已。”

    “是,是。”只见那名中年人一脸陪笑的回应道。

    站在宅院大门两旁的家丁见此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见这俩人正要往里面走便喝止道:“走什么,走什么,一点规矩都不懂!”

    只听“嗖”的一声,原本站在那名小男孩身后侧的中年人一个箭步就来到了那两个家丁的身前处,两三下便将中一个脚踩在地上,另一个半跪在那个中年人跟前处,一只手被反向的死死扣住。

    “你这俩狗东西,胆敢对我家小主无理。”说完便扭过头朝着那名小男孩脸现怒容的说道:“小主,你看怎么处置他俩。”

    “不要在此处造次。”那个小男孩急忙上前阻止,毕竟第一次登门拜访,不想给人家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那名中年人闻言便松开手重新回到了小男孩的身后,而那俩个出言不逊的家丁则相互搀扶着往宅院里面快步逃了去。

    没过一会儿,竟就从里面跑出来了一伙人来,个个手拿棍棒,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

    “韩将军?!”其中一名身穿锦衣的为首之人看见了站在那名小男孩身后侧的中年人,不禁如此称呼到。

    那名中年人闻言哈哈一笑的说道:“沈钰兄,亲自带队所谓何事啊。”

    沈钰刚想要辩解什么,目光就突然被那名站在韩遂跟前的小男孩所吸引住了。他并没有回答韩遂的提问,而是反问道:“这位是...?”

    韩遂轻描淡写的回应道:“你家夫人的一位亲戚。”

    “夫人的亲戚.....”突然沈钰想到了什么便一脸怒色的朝着那两个报信的家丁喝斥道:“狗东西,看我回头不撕烂你们俩的嘴。”

    说完便挥了挥手,原本用来捆绑来犯者的绳索现如今反而将这两个家丁给绑了。

    做完这一切后,沈钰一脸恭敬的来到了小男孩的身前处,拱了拱手说道:“如不嫌弃,请到寒舍内说话。”

    小男孩点了点头示意后,便跟着沈钰到了一间布置清雅的大堂之内。

    能让这位韩将军亲自守护,让与皇室沾亲的沈钰一脸恭敬的小男孩自然就是昊焱了。

    昊焱刚一落座,沈钰就大礼参拜,说了一通道歉之言。

    “姨夫不必如此,快快请起。”昊焱站起身来,来到沈钰身前处将其扶了起来并如此说道。

    沈钰起身看着昊焱一脸不解的问道:“敢问小主,来我府上所谓何事啊?”

    “哦,我其实这趟来,只是想看看小玉表妹的。”

    “小玉?”沈钰闻言便是一愣,不过立马朝着门口喊道:“快,快去叫小姐过来。”

    门口传来一句“是”,便有一名丫鬟急匆匆的跑去传话了。

    站在昊焱身后的韩遂也是一愣,起初他就觉得奇怪,怎么王后娘娘找人传话,不找别人而是偏偏找这位小王子前去呢?原来是这个小王子看上了人家的女儿了。想到这里,嘴角上不禁微微泛起一丝苦笑,觉得自己干了一件既正确又愚蠢的事情。

    就在昊焱与沈钰有一句没一句相互问候的时候,从大堂外走进了一名女童,正是小玉。

    见有客到访,便徐徐的来到沈钰跟前处颔首低眉的施了一礼说道:“玉儿,见过爹爹。”一副规规矩矩,大家闺秀的样子。

    沈钰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小玉啊,你看谁来看你来了。”

    小玉微微一愣就扭过头朝着来客望去。

    “昊焱表哥?!”小玉不禁脱口叫道。

    (五)

    其实小玉自小就生活在这座宅院之内,因为是女儿之身,所以她的父亲一直都不允许其外出露面,所以昊焱就是她在外面唯一的相熟之人了。而昊焱今日的登门拜访,着实让她既感到意外、又感到高兴。

    见小玉对自己的到来如此欢喜,昊焱便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小玉表妹,......”称呼了一声之后,昊焱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大堂内也随之变得无声了起来。

    沈钰见气氛有些僵硬了便开口吩咐道:“来人啊....快去,今天多准备些好菜。”见有人跑去传话了便转身朝着小玉说道:“玉儿,你昊焱表哥来一趟我们家也不容易,你就先带你表哥四处走走看看吧。”

    只见小玉应了一声,便伸出双手拉住了昊焱的右手,欢喜的说道:“表哥,我先带你见过我的母亲,上回匆匆一别,因为没见到你还叹息了好长一段时间呢。”

    只见昊焱抿嘴“嗯”了一声,此二人便手拉着手小跑着出了大堂。

    韩遂见昊焱和小玉走远了便朝着沈钰殷勤的说道。“沈钰兄,看来日后的国丈一位非你莫属了,到时候可别忘了我这个给你们搭线铺桥的媒人啊....哈哈。”

    “韩将军,多虑了...这只是亲戚间走动走动,莫要再说此等玩笑之言。”

    “玩笑之言?这可不是玩笑之言。”顿了顿韩遂继续说道:“你可知王子焱是怎么出的宫吗。”

    “额...这多半是王后娘娘的意思吧。”沈钰一脸凝重的如此说道。

    “是王子焱直接找的我,让我带他出宫的。”

    韩遂说话的声音并不重,但一入沈钰的耳中就如同响了一声闷雷一般,吓得他一脸惊惧的看着韩遂,半天竟说不出一句话来。毕竟王子私自出宫一旦被大王知道,不光这位韩将军要被处死,而自己也会受到牵连的。

    昊焱跟着小玉来到了一间清幽的房屋门前,小玉欢喜的扭过头看了他昊焱表哥一眼便上前推开了屋门喊道:“娘亲,娘亲,你猜猜谁来看你了。”

    此时的戚夫人正背对着小玉弯腰整理着床铺,闻言便随口说道:“小玉若是这次再作弄娘亲,看娘亲怎么收拾你。”说完便直起了身子往后望去。

    只见小玉的身边竟站着一个普通百姓打扮的小男孩,正一脸恭敬的看着自己。

    “你是昊焱......”戚夫人似乎已然猜到了这个小男孩的真实身份,但还是不敢相信的问了这么一句。

    昊焱脸上露出微笑说道:“姨娘,怎么一下便猜出是我?”

    戚夫人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小玉后便温和的朝着昊焱解释道:“自从那天从宫里出来,小玉这孩子就常常在我耳边提到你,并且还装扮成你的模样来看我,起初还真被这个小丫头给糊弄过去了。”

    昊焱听完戚夫人的这番解释后,便扭过头看了小玉一眼,只见小玉正一脸得意之色的回望着自己。

    “你娘亲是否同你一起前来”戚夫人突然如此问道。

    昊焱看着姐妹情深的戚夫人如此一问便恭敬的回道:“母后在宫里,并没有出宫,是我太挂念小玉表妹了,所以才出宫前来看望。”

    戚夫人闻言一愣,看了看小玉又打量了一番昊焱过后便陷入了沉默之中,此时的戚夫人已然明白了昊焱的心意,但这婚姻大事向来都是由父母做主,更何况昊焱还是昊国的王子.....想到这里,戚夫人不禁问道:“你这次出宫,可是你父王应允的?”

    昊焱听到戚夫人如此一问,就面露一脸为难之色的说道:“父王并不知晓焱儿的此次前来。”

    “那你是怎么出宫的....是姐姐让你出来的?....不对,后宫没有这项权利。”此时的戚夫人顿时陷入了惶惶不安之中。

    站在一旁的小玉看到自己的母亲这般样子也惊恐的问道:“娘亲,怎么了?昊焱表哥来看我们,有什么不对的吗?”

    戚夫人并没有回答小玉的问话,而是让自己稍稍平静后朝着昊焱说道:“你可知道,你如此做会害了你母后,害了我们,也害了小玉吗?”

    “此事若被父王怪罪,我昊焱自会一人承担一切,不会牵连到你们和母后的。”昊焱毅然决然的说道,似乎对姨娘的责怪很是不高兴的样子。

    戚夫人闻言却脸现一丝苦笑,欲言又止。也许她认为昊焱还是个小孩,还不懂得人情世故,所以只能用哄的;再说这也是他们俩第一次见面,怎么能让昊焱这孩子对自己留下不好的印象呢。

    想到这里,戚夫人又换回了她那和蔼可亲的面容,朝着昊焱说道:“刚才是姨娘不好,姨娘不该跟你说这些的......姐姐的孩子果然很有担当,日后一定会是一个男子汉、大丈夫。”

    见昊焱脸上的生气之色渐渐退去便微笑的对站在一旁的小玉吩咐道:“小玉,前些天娘亲做的桂花松糕还有些吗?”

    “自然还有些的。”小玉乖巧的答应了一声,便朝着昊焱小声的说道:“我娘亲做的桂花松糕可好吃了,保证表哥你一定会喜欢的。”说完便伸出手来牵住了昊焱的手。

    戚夫人见此叹了一口气,而后说道:“那还不快带昊焱表哥前去品尝一下。”

    “是,娘亲。”说完便拉着昊焱出了屋门朝内院外跑去。

    戚夫人等他们俩走远了便是一阵的摇头叹气,而后也出了屋门朝宅院大堂的方向走去。

    (六)

    当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昊焱此时正上了一辆马车,手中提着一个花布包裹,里面放着的正是自己临走前,小玉为自己打包好的桂花松糕。拉开车窗上的帘子往宅院大门处望去,小玉此时正陪同着她的父母目送着自己离开,只见小玉的眼神里流入出不舍,似乎很想让自己这位表哥留下来,再陪陪她。

    “小玉,过些天我还会再来的。”昊焱不禁如此喊道。

    小玉闻言,眼神里终于才有了些光彩。而此时在一声皮鞭过后,马车开始行进了起来。昊焱将整个头探出车窗外,并不停的朝着小玉招手,只见小玉忽然从父母身边跑了出来,呆呆的站在路中央望着这辆马车渐渐的消失在她的视野当中。

    通过守门侍卫的轮班换岗,昊焱在韩将军的帮助之下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了宫里,这一路上,这位韩将军说了不少恭维和安慰昊焱的话,说他如何如何重情重义,并愿意誓死追随;不过昊焱只对他的安慰之言感兴趣,因为韩遂提到下回出宫见小玉的方法和自己回宫后所要表现出喜欢与太监们玩捉迷藏的假象。

    来到自己的住处,贴身伺候自己的四名公公见王子焱回来了个个都长出一口气过后便叫苦不迭起来,说他们今天如何如何应付王后的召见和梁太傅的问候,所幸的是大王并没有传唤他,要不然就真难瞒过去了。

    当听昊焱说自己近期还要再出宫的时候,吓得这四名太监又个个叫苦不迭起来,并说自己就算有几个脑袋也不够大王砍的,而当昊焱将韩将军的出宫计划跟他们四个简单的讲了一下之后,再许诺他们种种的好处,这四名公公沉默了一会就个个变得跟那个韩将军一样,一副誓死效忠的嘴脸。

    毕竟以嫡王长子的身份,使多少人对他的期望都是充满着希望的。

    在一处遍地油菜花盛开的田野上,小玉手举着一个风车,满脸欢乐之色的奔跑着,而手中的风车正随风不停的旋转着.....

    “小玉,我要追上你了。”身后传来一名男孩的叫喊声,正是昊焱一边笑着,一边追着眼前的小玉表妹。

    过了没多久,或许是尽兴了,又或许是累了,他们俩人便找了一块突起的小土包坐了下来。这次也不知道是昊焱第几次出宫了,由于小玉的父母怕大王发现此事后怪罪,便让小玉和昊焱的约见地点设在了郊外,并由韩遂将军来负责他们俩的安全。

    “表哥,你知道吗?我从小就生活在大宅院里,平时父亲都不让我出门游玩,好几次从院墙外传来陌生小伙伴的嬉笑打闹声,而我就只能一个人去体会他们的快乐....不过,幸好这世上还有个昊焱表哥。”说完便将头往昊焱的肩上靠去,手中还不停的摆弄着风车,一脸的庆幸之色。

    昊焱闻言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扭过头,吹着小玉手里拿着的风车。小玉察觉到了他昊焱表哥的此般举动,便坐直了身子,并转身扭了过去,双手捧着那个风车迎向昊焱的嘴前处。昊焱见此,鼓着面颊不停往风车吹着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快乐的时光永远都是觉得短暂的。不远处的韩将军见时辰差不多了便走到了昊焱的跟前处,施完一礼之后便催促着他们要离开此地回去了。

    送小玉回到家之后,韩遂便驾驭着马车带着昊焱往回宫的路上一路奔驰而去。

    一路上,昊焱发现这街上除了一队队的铁甲将士之外就没见几名百姓在路上行走,家家户户都紧闭着门窗,街道两旁便显的格外的冷清,似乎城中百姓所剩无几的样子。其实前几次的出宫,昊焱已然发现了城中的不对劲,这次他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朝着驾驭马车的韩遂问道:“韩将军,城中出了何等事情,为何这般如此啊?”

    韩遂“哼”的一声回道:“这还不是那个从深山里出来的草莽匹夫干的好事,说什么变革强国,整日推行什么新政,还为此死了好多的人,就连百姓也不敢再随意的出门了。”

    “你说的可是易先生?”

    “还能有谁,这厮自从两年前到了我们昊国之后就一直没消停过.....”说完便举起马鞭朝着拉车的马儿狠狠的抽打了一下,在两声嘶鸣声过后,马车前行的速度又不觉快了几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