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以庶为贵_ 第十九章 谁先倒下-

时间:2021-02-23 14:5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蛮杏出墙来小说以庶为贵 第十九章 谁先倒下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贺兰姑娘,”白永生瞧她还算是有礼的小辈,语气也软了几分:“这是我们白家的事情。你若是想要讨说法,白府大门会一直对你敞开。”

    “白大人不要误会,”白氏忠贞之名响彻整个北辰大陆,五十多年前胡人犯境全员都害怕的哭着躲起来的时候,就是他们白氏少年郎一马当先,冲锋杀敌。

    白氏也因此落得个香火不旺的境地。

    贺兰音心中自然起了几丝敬佩之意:“白大人也瞧见了,我与裴皓哲之间是一定要有个交待的。方才我还遇见了苏公子,想必这件事情皇室很快就会知道。令公子是唯一的见证人,我希望您可以让他来给我佐证。”

    白永生面色微沉,白肃清的身份比较尴尬,此时出现在天下人眼前,实在是不适当。略一沉吟,便带着歉意道:“既然有苏小侯爷作证,想必肃清在那儿也起不到什么大作用。”

    白永生冷冽的视线盯着抿着唇的白肃清:“你瞧他这幅模样,即便去做证,怕也是没什么可信度!”

    魏正走了过来,于半米之地便停了下来:“此事本将也听说了。方才过来的时候,小侯爷特地让本将给姑娘带句话。那两个指证之人已死,此事还需再作商议,姑娘稍安勿燥,小侯爷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贺兰音转过头:“那两个人死了?”

    魏正点头:“正是。”

    “人证物证都没有,随便来个人就落下本世子的口舌,”裴皓哲冷笑两声,“贺兰音,污蔑本世子的罪名,你可担的起?”

    “污蔑?如果是污蔑,一开始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讲清?”贺兰音轻哼一声,“裴皓哲,你跟我过招的时候可是没留一点情面。若不是心怀鬼胎怕被人发现,你又如何能委屈自己去抓那搅屎棍?”

    “你!”裴皓哲脸色陡然变轻,想到之前的搅屎棍就觉得心中一阵作呕:“你强词夺理!”

    “你作贼心虚!还未到最后一刻,我劝裴大世子最好不要将话说的这么满。是非曲直,到了大理寺不就知道了?”贺兰音呛道。

    裴皓哲一时噤了声,脸色难看到极致。

    那贺兰音看着娇憨无比,看起来实无权谋之心。白永生对着白肃清低声喝道:“还不跟我回去!”

    白肃清翻了个白眼,一瘸一拐的朝他走去。贺兰音忽然转过头来,一脚便踹在白肃清的小腿肚子上。

    白肃清惨叫一声摔倒在地,白永生面色一变,白肃清已然大骂起来:“你这个死女人,是他裴皓哲死不要脸不承认,你踢我做什么!?”

    贺兰音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脚踝断了,刚刚我是替你接了骨。回去之后敷些治筋骨的药,不出一月,便可痊愈。”

    “我草!那你不能动手?非得用踹的?”白肃清从地上站了起来:“我看你这丫头分明是故意的!”

    “就你这样的纨绔子弟身子骨吃的了那个苦?”贺兰音翻了个白眼:“怕是将白府下人都打杀光了,也不见得能将你这骨头给接上吧!”

    白肃清指着她‘你’了半天也没理出个所以然来,看他脸色红青交加,想来是气的不轻了。

    白永生低怒一声:“还不走?”

    白肃清大口大口的呼吸了好几口气,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忍,恨恨的瞪着贺兰音准备骂她几句的时候,将剩下的事情交给仵作的苏黎骑着一匹白马过来。

    白永生将白肃清拉走。

    贺兰音瞧着苏黎,眉头上挑。苏黎径直到裴皓哲的面前,跳下马,掏出身上一块令牌道:“世子,皇上让您进宫一趟。”

    裴皓哲面色不太好:“本世子不是才从皇宫里回来的吗?”

    “这苏黎就不知道了,不过苏黎曾瞧见太子的仪驾向着皇宫内赶去。想必是今日皇上所交待的事情有了进展,想与世子一同探讨。”苏黎将令牌收起来,看了一眼被毁的如被炸过的地面,眼底闪过一丝的感叹,忍不住拿视线看了一眼贺兰音。

    贺兰音开口道:“想逃?”

    苏黎在裴皓哲前开口:“音音姑娘莫要误会。苏黎所言皆都属实,皇上确实是有要事寻世子进宫。至于姑娘所说的事情,苏黎觉得不如等仵作将那些尸体检察完之后再做决定如何?”

    “那两个受人指使之人已死,现在追究无疑是浪费时间还讨不到结果。倒不如耐心忍耐几日,有了确凿的证据之后再一锤定音。对吗,音音姑娘?”

    贺兰音轻哼一声。

    见她吃了闷亏,裴皓哲嘴角的笑意刚上扬到一半便被苏黎毫不留情的打断:“皇上下旨已过了时辰,心中必是对世子有了意见。若此刻的事情再传到皇上的耳中,即便是这件事情与世子无关,怕是世子也脱不了干系!”

    “小侯爷说的没错,”魏正走到两人面前,看着面色不太好的裴皓哲道:“本将出现在这里,也是皇上所意。”

    裴皓哲阴冷的视线看着魏正,扫了一眼贺兰音,最后落到苏黎的身上:“你的速度可真不慢。”

    不过片刻的功夫,竟然已经将消息传到了宫中,还顺势要了老皇帝的令来束缚他。苏府不愧是苏府,培养出来的人才当真是旷古至今!

    裴皓哲冷哼一声,跃身上马,看也不看众人一眼,骑着马便离去。

    苏黎看了一眼跪在府前的裴府家兵,确认确实没有少人,便微蹙起了眉头。那丝疑虑瞬间消散不见,看着贺兰音笑道:“我恰巧要寻贺兰大人有些事,音音可否介意苏黎同行?”

    周围百姓早已围来许多,其中不乏蒙面未嫁女子,听苏黎一言,皆捂住各自嘴角,以免自己一个不矜持尖叫出声。

    偏偏贺兰音翻了个白眼,抢了他的马一跃而上,下巴一挑,趾高气扬:“可以,我骑马,你用走的。若你能追的上我,今天的事情,便一笔勾销!”

    她话落,扬鞭便走。骑出不过三里之地,便听见后方有道马蹄声由远至近,贺兰音眼余光瞥了过来。

    苏黎唇角勾笑,颊间梨涡浅浅:“于马儿来说,这便是走。”

    贺兰音,“左右你说的都是理!”

    苏黎笑意加深:“音音姑娘莫不是在生苏黎的气?”

    “你可是小侯爷,我一个庶女哪敢生您的气?”贺兰音狠拍了马屁股,马儿吃痛,迈着蹄子跑的更快了些。

    苏黎看着她的背影,轻叹一口气,扬鞭跟上:“即便姑娘再生气,也改变不了证据不足需要耐心等待的事实。而且,”

    他默了默,认真道:“苏黎并不认为姑娘低人一等。姑娘侠义身姿乃天地之间难得一见,世间唯有枭雄方能对比一二。”

    贺兰音瞧他:“小侯爷倒会夸人。”

    苏黎脸微微一红,轻咳一声:“那音音姑娘可愿原谅苏黎?”

    贺兰音忽然勒停马,转头看他:“我原不原谅,对小侯爷来说,很重要吗?如你所说,我人证物证皆失,唯有等尸检出来之后才能有所定夺。被动的,该是我才对。”

    她上上下下打量了苏黎好几眼:“小侯爷如此殷勤未免也太过于招人生疑。莫不是贺兰音的身上,有小侯爷想要的东西?”

    苏黎瞧她:“若我说没有呢?”

    贺兰音轻嗤一声:“你觉得我会信?”

    “看来音音姑娘是将苏黎与裴世子定义为同一类人了。”苏黎眼光微黯,“是否一定要与音音姑娘一决高下,才能证明苏黎?”

    “一决高下?”贺兰音笑出声,“你的青叶曲是不错。但对于我们内力深厚的人来说根本不值一提。我若真与你比拼,岂不是让江湖同仁笑掉大牙?”

    苏黎立即接话,“那便劳烦姑娘给苏黎一个机会。”

    贺兰音挑眉:“好!”

    她抓着马鞭的手指着前方一座红角酒月坊:“那便在这里决定吧。”

    苏黎容貌早就吸引了酒月坊前围了一堆的红红绿绿的不俗脂粉,两人的对话众人也听了几分。

    见贺兰音的指过来,一个个的面上立即飞上两朵红云,含情秋剪眸笑盈盈的盯着苏黎看。

    “放心,这可不是什么青楼。”贺兰音翻身下马,看着面色不太好的苏黎:“不过是有些漂亮姑娘的酒楼罢了!重在品酒,不在风花雪月之上!”

    耳根后方悄然飞上一片红色,为免尴尬,他翻身下马,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楼前莺燕,侧身作请:“姑娘请。”

    苏黎名声在外,两人的对话又被众人听了个真切,是以苏黎与贺兰音进酒月坊的时候,酒月坊老板早就已经摆好了桌,上了两坛上好的陈酒。

    贺兰音撩开衣角,落坐毫不扭捏,拒绝他人假手,亲自拔开酒塞,为两人满上两碗满满的酒:“请!”

    苏黎盯着酒碗,久久不语,抬眼看她,贺兰音举起酒杯:“人与人之间除了打一架之外,便是以酒为堵。赢便赢了,输便输的心服口服。今日之仇未报一分着实令我心生不悦,你既愿接手,便要接我之怒。”

    “姑娘豪情,苏黎自愧不如。”

    “那便以一柱香为时间,看谁先倒下!”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